患者分享

病症:肺腺癌IV期

化名:余女士

年龄:45

就诊医院:麻省总医院

爱诺点评:国内认为只能化疗,美国基因检测后给予对应的靶向药,肺癌获得了很好的控制。

国内治疗情况:我2017年8月开始出现右侧后背不适。2017年10月底检查发现右侧中等量胸腔积液(最大前后径12cm),已经明显影响到了呼吸。医院给予胸腔穿刺引流,病理结果提示:符合腺癌细胞改变,考虑肺组织来源可能性大。2017年11月初行PET检查提示:右肺上叶纵膈旁高代谢肿块(大小约2.3cm*1.4cm,形态不规则,SUVmax=18.02),考虑肺癌侵犯纵膈大血管;右侧肺门、纵膈及右侧内乳区淋巴结转移(大者横径约1.2cm,SUVmax=10.25);右侧胸膜广泛转移;两肺多发转移(两肺内见散在多发微小结节影,较大者位于右侧斜裂叶间胸膜处,直径约1.1cm,SUVmax=14.8;);右侧胸腔大量积液;右肺炎症。2017年11月中旬再次行胸腔穿刺引流术减轻肺压迫,并给予恩度、顺铂胸腔灌注。

2017年11月19日胸水基因检测结果提示:EGFR突变,并开始口服埃克替尼。1个月后复查胸部CT,疗效评价为稳定(SD)。之后我因反复皮肤瘙痒的副作用,医生让我停用埃克替尼,并改用口服厄洛替尼。2017年12月底,我再次出现气促,我非常担心药物失效了。2018年1月复查胸部CT平扫+增强证实了我的猜测,右肺斑片状影较前增多,考虑进展PD。国内医院抽血查EGFR未见T790M突变;两家医院医生都建议下一步化疗或免疫治疗,但对于有效率,国内专家持消极态度。

选择出国看病机构

从发病在国内治疗,从有效到无效仅仅短短半年,这让我非常绝望。期间我也考虑想出国看病,并多方咨询了一些朋友,包括医生朋友,都认为中美没有什么差异,中美已经同步了等等,又让我非常犹豫。我爱人后来看我这样,坚持带我出国看病,并说“大不了,顺带旅游了”。在对比了两个出国看病中介机构后,爱人选择了爱诺美康,原因是“一家大而全,出国看病、体检、试管婴儿什么都做,而爱诺美康只做肿瘤与重大疾病,我更看重专注性与细节”。之后爱诺美康为我出具了详细的分析报告,推荐了全美肺癌数一数二的医院:麻省总医院,也是目前国内肺癌患者的首选。并为我预约到了NCCN肺癌治疗指南的专家组成员L主任。后来我才知道,全美乃至全球的肺癌治疗方案均是由美国NCCN肺癌治疗指南的专家组制定的。


哈佛医学院附属麻省总医院

出国看病首诊见专家

在委托爱诺美康后25天,我们夫妇就在爱诺美康全程陪同翻译张女士带领下前往了美国波士顿。并入住了爱诺公寓,公寓离麻省总医院10分钟,远眺查尔斯湖,风景美丽非常适合我就医期间的住宿要求。


在面见L主任时,医生详细询问了我的发病经过和治疗病史,她告诉我按照之前中国的检查结果,下一步应采取化疗联合免疫治疗的方式加强药物杀死肿瘤的有效性,随后安排了影像检查以及抽血基因检测。接下来,我在医院完成了影像、抽血等基础检查。2周多以后的血液检查却传来了非常好的消息,与在中国检查结果不同的是,外周血基因检测提示:EGFR基因,p.L858R第21外显子错义突变,p.T790M第20外显子错义突变。L主任完全推翻了之前的治疗建议,改让我服用osimertinib,也就是AZD9291。对于国内外检测结果的不同,我问原因是什么,L主任耸了耸肩,也非常诧异。

在美治疗获得缓解

2018年3月,服药40多天后,我的胸闷等症状几乎全部消失,复查胸部CT提示:右肺上叶病灶明显缩小(目前约1.9cm×1.2cm,之前为2.3cm*1.4cm)。复诊时,L主任告诉我,目前药物已经证明非常有效,可以回中国继续口服治疗即可,定期可以把复查的结果发给她。而且L主任也告诉我不用担心耐药问题,麻省总医院也正在做osimertinib耐药之后的研究,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有更多的治疗选择。

从国内治疗半年的反反复复,到必须接受化疗,出国看病一次简单的基因检测却让我迎来了使用靶向药物机会,并且获得了很好的控制。经历这样的过山车式遭遇,我非常感谢自己的爱人,是他的坚持让我拥有了新的战胜癌症的机会。我也希望将自己的经历告知肺癌病友们,希望应该去争取,而不应该道听途说。

2019年3月爱诺美康随访

余女士回国近1年了,爱诺美康随访,2019年1月的影像复查显示,右侧胸水完全消失,右肺上叶病灶直径已经小于1cm, 缩小了50%以上,其他部位的病灶直径也不同程度缩小。


400-900-1233

北京:北京东城区东长安街1号东方广场E1-1201
深圳:深圳福田区福中三路1006号诺德金融中心30层E

爱诺美康国际医疗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6058398号